您的位置:首页  »  新闻首页  »  乱伦小说  »  那一夜,姐姐让我终生难忘
那一夜,姐姐让我终生难忘
那是在三年前了,本人农村孩子,家里三个姐姐,家境也还算小康。

  那年大学毕业,父母帮我在当地镇里拖关系找了一份不错的工作。可是我却向往大城市,想出外打拼一场。

  可爸妈就我一个儿子,怎么放心,就这事我们是整整争了一个月。最后还是二姐当了中间人,说让我去她那边试试,住就住她家如果适应不了,再回老家工作。

  最后爸妈也同意了,我就踏上了我的闯荡之旅。

  当时的二姐结婚三年,没有小孩,她们住的是姐夫的父母给买的两室两厅一卫。我自然就睡进了客卧。然后出去投简历,找工作,各种招聘会。

  刚毕业的那股高傲劲,被一次次失望给打磨的光溜溜的。

  在北京的第16天,我终于找到了一份工作,搞销售。为了业绩一天天的跑业务,挤公车,挤地铁。让我每天回到家都是筋疲力尽。

  和的姐姐事情,发生在我工作的第二个月。

  那天晚上,我打开门发现姐在打电话,好像是在吵架,听了一会儿,发现是姐夫,好像是因为姐夫经常在外面和一帮狐朋狗友吃喝玩乐,还找小姐被姐知道了。他们在电话中吵得那个厉害,我赶紧躲到卧室里怕尴尬。

  过了一会,姐电话打完了,好像去洗澡了,过了差不多半个小时,姐敲了敲我的门说:「小杰,我洗完了,你去洗吧。」然后就听到姐卧室门关闭的声音。

  我马上进了卫生间,在桶子里翻开几件衣服,找到姐的内衣裤,呵呵,这可是我每天都要进行的事情。

  我拿出来以后,一只手抓起内裤,放在鼻子上闻了闻,就套住鸡巴套弄起来,另一只手拿起内衣放在脸上一个劲的嗅。几分钟就射了出来。然后原样放回桶子,匆匆洗完就出来了。

  经过姐卧室时候,隐约好像听到姐在里面哭,趴在门上一听,还真是。

  做了很久思想斗争,我还是敲了敲门,「姐,睡了吗?」「没呢,小杰,有事吗?」「我想跟你聊聊。」「哦,那你进来吧,门没锁。」

  我打开门,发现屋子里黑漆漆的,没开灯,于是我顺手打开了灯。

  也许姐太伤心了,可能没意识到自己穿了一件很透明的睡衣。

  我一下子懵了,呆了一下,马上转移话题,跟姐聊聊天,想让她倾诉,我就当个聆听者。

  姐姐越说越委屈,眼泪也越来越多,都把睡衣的衣领处都弄湿了,我坐在床沿,只是听。不知道说了多久,大概有一两个小时吧,反正感觉很久了。

  姐突然问我,「小杰,姐是不是不温柔,不漂亮,没有魅力?」我一下顺口就说:「谁说的,姐你最漂亮,最有魅力了。三个姐姐里面,我最喜欢二姐你了。是姐夫瞎了眼,看不到姐的好,等姐夫回来,我跟他谈,他要不改好,我跟他拼了!」这句话好似一根导火索,姐望着我,突然说:「小杰,你洗澡的时候是不是干了什么不该干的事?」我一下如雷轰顶,感觉头发都炸起来了。说不出话,姐笑了,说:「姐不怪你,你这个年纪会这样也是正常的。」原来姐早就发现了。

  望着姐脸上的泪痕,我突然不知道哪里来的力气,一下紧紧抱住了姐,姐挣扎了一下,马上也勾住了我的脖子,我们接吻,相互抚摸,因为我洗澡后都是穿的一条平角裤,上身没穿衣服。

  此时我从姐的连衣睡裙后面伸进去手,我感觉我的下体好像要爆炸,姐可能也感觉到了,姐在我耳边低声说了句,「小杰,姐也爱你,姐的身子可以给你,可是你千万不能告诉任何人,不然姐是活不了了。」我马上回道,「死也不说!」终于,姐的手伸进了我的内裤,抓住我的命根子,撸了两下,就褪下自己的内裤,然后引导我进入了姐的身体,里面好紧好热,可能是因为我还没有过女人吧。姐是我第一个女人。

  我们疯狂的做,那一夜,我们做了三次,第二天一早又做了一次。

  姐是我这辈子第一个女人,虽然我们是乱伦,但是我是爱她的。

  之后一个月左右,我回了老家,姐不久也离婚了。

  去年姐已经又结婚了,结婚前几天,姐回来了一趟,我们那个周末在宾馆整整做了一天,我都不记得射了多少次,因为我知道,我可能以后只能把她当姐姐,再也不能这样了。

  听说姐姐现在很幸福,已经怀孕了。我也为姐姐感到高兴,祝她永远幸福!

  字节数:3290

  【完】